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脑洞乱七八糟x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18)

……虽然有参考过魔神Saber的设定。
对不起我还是选择私设了,反正就算卫星落地官方打脸我也无所谓!(?)好请打死我吧(没有不是这个别只是开个玩笑)

算了吧反正一直都是差不多私设ooc过来的(←这么随便真的好吗!)

直感EX(?)告诉我这章一定很烂,但很抱歉我已经极限了!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合理的(个鬼啊)

我觉得不妥,我觉得总司和Alter撕得还不够激烈。可我不行了。
然后……然后?
没有然后了!做好心理准备后就请下翻吧(顺便背锅逃跑x)↓






















那一天,她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安详?不、不。一点也不——

因为她很懊恼,因为她很失望
因为她无法回到战场——因为这病弱之躯。
恐怕此刻,连生命都要失去了吧?

她在陷入永眠之前,一直念叨着老师与同伴的名字,甚至想伸手去握住自己的爱刀。但是啊——

「斩不动、斩不动了啊」她反复呢喃着,然后——真正地、闭上了双眼。



不行、做不到,没办法打败
实力差距……太大了。

冲田总司不甘地看着Alter,想要再次起身却无力地跪坐在地上。

“病弱之躯还真是可悲啊。”

没有病弱体质的冲田总司Alter嘲讽着因魔力不足跪倒在地上无力耸拉着脑袋,眼神却还在盯着Alter的冲田总司,即使因为病弱没办法站起身,手也紧握着刀。
就算有织田信长的援助,但是实力差距还是太大了,根本打不过,大和守安定和乱藤四郎也在与时间溯行军战斗中,没办法帮忙,况且他们更加不能与冲田总司Alter敌对。

——该怎么办?
冲田总司脑内快速思考着这个问题

“Master,请对我使用令咒。”
对,首先得解决魔力不足的问题。
闻言,咕哒子马上使用令咒为冲田总司补充魔力,冲田总司感觉到病弱效果正在失效,缓缓用剑支撑着身体站起来。

“——信。”
她呼唤织田信长,用坚定的眼神注视着她

“快逃吧,带着master和审神者小姐她们逃走吧,回到迦勒底的事情,之后再说吧。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阿信比我强多了,能保护好大家、区区时间溯行军也不是我等英灵的对手,不是吗?”
“那汝——”
“呼?当然是由最强无敌的冲田小姐来拖住Alter啦?——别废话了快走!!”

冲田总司大喊着,再次举刀冲向Alter
——毕竟那是另一个自己,稍微拖点时间还是做得到吧?

因为毫无胜算,所以至少要让咕哒子和星雨平安,不然真的是完全的失败。虽然冲田总司自知自己不擅长拖延战,但是她更相信织田信长能保护好咕哒子她们。

“刽子手……。快走吧家臣,没有时间了!”
“可是总司……”

感觉到冲田总司的决意后,织田信长也知道没有其他办法,无可奈何地催促咕哒子赶紧离去,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回本丸,咕哒子也无可奈何听从这个计策。
大和守安定虽然为冲田总司感到犹豫,但是他还是选择奋力与时间溯行军对抗,为星雨开路,织田信长注意着咕哒子的安全,同时攻击时间溯行军护送咕哒子和星雨离去。




“回到本丸再把迦勒底的从者转移到这里……不错的想法呢,想要牺牲自己来取得时间?”冲田总司Alter嘴角微微上扬,“——还真是不错呢,不愧是「我」呢,明明知道如果我认真起来,可以马上把所有人都杀了哦?”

“我知道啊。但是冲田我——也只是想耍耍帅哦?”冲田总司做出了同样的表情,这样的话让Alter有些不解。

“——这样的事情,我早就想做了。总比被抛下、丢在战场以外的地方没办法战斗要好吧?”

冲田总司露出的,是非常单纯的笑容。这样的笑容让Alter心里一惊,但是她又很快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嘲讽着冲田总司

“真蠢。”
“唔,是吗?那就当我蠢吧,反正被砍死的话也只是回归「座」而已,毕竟结下了缘,还是能被立香召唤出来的哦?所以一点点牺牲算不了什么,虽然可能会让那孩子难受啦!”

冲田总司反而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不过可以告诉我吗,为什么要把立香带到那位审神者的本丸?而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座暗堕本丸里?”

冲田总司Alter轻蔑一笑,轻轻地说出了答案——

「只是想改改历史、添添乱而已」

这样轻描淡写的话语,让怒火瞬间在冲田总司的胸中燃烧着,她下意识用力握住刀柄。
完全地、怒火中烧。

倘若对方的话语是带着仇恨与愤怒,冲田总司也不会不接受。但是Alter仿佛在说着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轻松的态度才是让冲田总司愤怒的原因。

“——真是无聊的理由!你是六七岁的小孩子吗!我们的凋零可是必须的、是注定的啊!”
“所以嘛,如果一开始就没有人有那样的想法,就不会这样了吧?嗯,再不行只要发生在我和大家之后年代也行。其他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居然……无聊又幼稚!这已经是可以制造特异点的条件了吧?!啊,你应该没有圣杯……”
“那种东西嘛……以后总有机会拿到的。现在主要目的就是要提前把修正特异点的人类杀掉。说起来……这不也是你的愿望吗?”

“才不是!虽然我也不甘心那样的结局但是我绝对不会这样做!我只是想和新选组的大家一直战斗到最后。那样的结局对我来说才是Happy End!啊啊,是呢,你是那个时候的我的执念的话,的确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但是——我要否认这样的想法!我一定、一定要阻止你。”

冲田总司真正地、再次下定决心。
就算是付出一切代价、她也要……她也必须——
阻止Alter

也不知道咕哒子是否安全回到本丸,如果是那样的话,她的牺牲也是有价值的了,她的目的,是为了拖延更多的时间不让Alter追上咕哒子。

“说得很轻松,可是你做得到吗?不,你做不到的。”
“做不到不代表我不去做啊,最强无敌的冲田小姐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放弃呢?唔唔,虽然知道你能马上追上去啦,不过还要继续话题吗?不用宝具直接给我一个了断吗?”
“既然你这样要求,那么就让你见识一下吧,我的宝具——”

冲田总司Alter手上的加州清光刀刃散发出暗红色的光芒,愈来愈来强烈,冲田总司也调整着魔力,准备接下Alter的宝具。

“——三段突……?!”

冲田总司Alter的宝具原本已经蓄力完毕,已经朝冲田总司释放,冲田总司也做好了迎死或苟延残喘的准备,但是一切在那个瞬间都改变了——





当冲田总司Alter看到某个身影时,心中一惊,急忙把刀转偏,但是还是来不及,已经释放出的宝具只是偏转了一点角度,还是伤到了那个人——

那个突然冲出来挡在冲田总司身前的人。

那么——为什么要挡下呢?可是会死的啊、绝对。

眼前的浅葱色染上了血色

“……你在、干什么啊。”
冲田总司呆呆地看着那个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不解与悲伤充斥着她的内心。

“——大和守、安定。”

评论 ( 22 )
热度 ( 51 )

© 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