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脑洞乱七八糟x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19)

好绝望……好绝望……沉船了x
20多张呼符……259颗石头……
明明……明明我是吸引圆桌体质啊!!!!(?)

说起来这章会不会有bug我也不知道……但我尽力了























请下翻吧↓






“大和守安定么……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为那个懦弱的剑士送死?”

冲田总司Alter此刻的脸色有点难看,她那锐利却显得有些无力的目光盯着半身全是血的大和守安定,虽然表情上看她很愤怒却又像是勉强挤出的愤怒的表情。

“——那么,您又为什么要偏转攻击呢?”

面对冲田总司Alter的询问,大和守安定却无视了自己的伤口与疼痛,丝毫没把刚才的宝具攻击当作一回事,用剑支撑着身体站立着,转过头看向身后呆滞的冲田总司,向她露出笑容。

“樱……啊不,冲田小姐……应该这样称呼您才对。……没有受伤吧?”
“我、我没事……你为什么要——”

“不需要任何理由。因为我是冲田总司的爱刀啊——保护自己的主人,不是我的使命吗?即使我现在的主人是星雨大人,而您也与我记忆中的冲田君模样不同。但冲田君就是冲田君,您就是冲田总司,那么我就有理由保护您。——还是说,冲田小姐连这样小小的任性都无法原谅吗?”
“但是,审神者小姐和Master……”
“没关系,主公同意我前来的,不出意外应该已经安全回到本丸,织田信长小姐也很快会赶来,在那之前还请您再坚持一会儿。”

冲田总司面对大和守安定那勉强挤出来却带着真诚的喜悦的笑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对他说什么好,也不知自己该为此感到高兴还是生气。

“……真是的,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开心啊,笨蛋。明明我都已经做好觉悟了……”

“不开心……吗。可是,冲田小姐在笑。”

是的,冲田总司在笑。
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在笑。
可是,泪水也同时止不住地从眼眶涌出。

啊啊,是呢……因为、被保护了?虽然是很不情愿的,但还是好高兴。

——好高兴
真的、好高兴。

她由衷地、感到高兴与感谢。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安定。”
冲田总司抹了抹眼泪,走近大和守安定,张开双臂,避开他的伤口将他抱住。
“——谢谢你。但是现在还请离开、请回去吧。我啊……不想你受伤,不管是你、还是清光那孩子…虽然我一定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吧,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一直露出笑容啊……”

她松开了手,揉了揉安定的头发。

“——别担心我,就算死了,也只是回归「座」,只要御主她再次召唤出我就好啦,虽然可能会不记得现在的事。”

“冲田小姐……不,我不能走。抛下你这种事……我是不会做的。我想要成为像冲田小姐这样强大的人,我想要保护历史、还有保护冲田小姐你……!”

大和守安定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即使他知道他做不了什么,但是要他看着冲田总司送死而自己选择逃跑,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还是执意留在这里。
冲田总司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地说了句“好吧”,轻轻踏出一步,抬起头正视Alter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直觉,Alter不会伤害大和守安定。…大概。

“还想继续挣扎吗?还不明白你根本不——”

冲田总司Alter冷眼看着冲田总司,话还没说完,却看见冲田总司手中的菊一则宗文字消失,然后,她的手上出现了另一样东西

——那是一柄旗子。

当冲田总司Alter看到那柄旗子时,呆愣在原地,原本想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那、那是——”

“——嗯,是诚字旗哦,我的第二宝具。本来是不会使用的,这次就例外吧。”

冲田总司微微一笑,将手中的旗子立在地上,让那面旗展开。大和守安定看清了那面旗后也愣住了。

冲田总司吟唱着,脑海中闪过一幕幕生前的每个景象。不管那是悲伤的、还是喜悦的。
那都是支撑着她的动力,都是她值得露出笑容与泪水的记忆。就算其中的几个片段很悲伤——

只要有这个,只要还有这个——

「请聆听我的祈愿——此乃吾等心之所向、吾等之信念。于诚字旗下集结吧,新选组的同僚——」

她高举那面诚字旗,呼唤着脑海中那些人的身影,与回忆中的场景交叠着。无论是苦涩悲伤的、还是充满笑容的,都是冲田总司的「宝物」

“好好看着吧,Alter,这就是我的「诚」。——我的「诚」,就在此处啊啊!”
凭借着愿望,她再次高举诚字旗,呼唤着同僚。

「总司。」「总司!」「总司啊……」
「无需多虑,去吧,去斩吧。」「我们会在你身旁」「一起战斗吧——」

「顺从、你的心愿。」

肩膀被某个宽大的手掌搭上,那熟悉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
啊啊,非常安心呢——

就算这个宝具做不了什么……
冲田总司也要让Alter看看,她的愿望、她所期望的一切、她所期望的——在「诚」之下

冲田总司Alter看着眼前同样熟悉的各个面孔,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轻轻叹了口气。

“……啊啊,你的——「诚」吗。”

语气听上去就像是……放弃了什么一样。

“……是你、赢了。”

她眼中的,只有冲田总司那高举的诚字旗
虽然不甘心,但是最后在闭上眼前,那样的景象也一直印在她眼中。

被贯穿、被贯穿、贯穿——

「……明明,那也是我想要看见的景象啊。」

早就没有魔力支撑的冲田总司Alter,在最后这样想着。

评论 ( 3 )
热度 ( 43 )

© 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