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脑洞乱七八糟x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20)

说好会完结最后还是试着继续写啦x稍微试试能不能吧——我会努力写得更有趣的!
所以之前说完结的话大家就当是个玩笑无事发生哈哈哈哈(喂喂x)
然后!之后也请继续多多指教了x

——你们说我要是写得不错要不要试着出……。……。算了没什么,无事发生,还是好好睡个觉吧(?)

那么,一如既往地,做好心理准备,下翻!↓


















确认Alter的消失后,诚字旗宝具持续时间也结束了。随着身旁一个个身影散去,刚才冲田总司在又一次用了无明三段突刺后,魔力也已经快枯竭了。她踉踉跄跄地向前走了一步,没有力气支撑她继续站立,便缓缓倒下了。

好累、好累……
好想,好好地休息一下
醒来之后……,啊,还能醒来吗?能吧?

她在失去意识前,感觉身体好像被谁接住了
是安定吗?明明已经受伤了还会来接住自己吗?

不过,那真是太好了啊——

如果至始至终都有一个人在自己身旁,就算是死在那个人怀里也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吧?





咕噜、咕噜。
远处传来了谁的低喃——

「想战斗」「不想被抛弃」
——我明白、我明白。
但那不是毁灭一切的理由

一定可以,用其他方式——

「不甘心。……为什么那个笨蛋要救你。不然、不然的话…」
——可是你也不忍心伤害他不是吗?

啊啊,是呢,果然啊。
其实你也一样、是个温柔的人啊。

虽然看不见,但就是知道对方一定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但那都是她的心声。
冲田总司所说的,句句属实。
就算是「反面」,也一样是「那样的人」

「欸?我很温柔?…没有啦,总司你也很温柔不是吗?」

那一天,御主说的话依旧萦绕在耳边。
只是轻轻地说了句「御主果然很温柔啊」,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应。
温柔……?

——原来鬼之子也会被夸作温柔么。

温柔?温柔。……
无论是怎样的「冲田总司」,都是一个温柔的人,都想要温柔以待谁。
所以啊……

Alter,你也很温柔。
我们果然还是「同一个人」啊。

——至少,对待「他们」、对待同伴是一样的呢




仿佛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般,冲田总司再度睁开眼,感觉到光线映入眼中,一切都那样陌生,却又有些熟悉。身体没有异常,大概是魔力已经很充足了吧。

“……我、还活着吗?”“——还活着哦,冲田小姐。”

这个声音是——
……是谁?
等等,等等。是男性的声音……感觉有点熟悉,是谁来着?

——。
冲田总司的视线渐渐清晰,看清回应自己的那人的脸庞后,顿时愣了,甚至感到很丢人想要拿羽织遮住自己的头冷静冷静。

——居然是加州清光。

等等他刚刚喊了什么?他怎么已经知道真名了?……是大和守安定!!果然真的会说出去啊!

冲田小姐的大危机!!

自从知道加州清光的存在冲田总司一直都很不安,对于当时让加州清光折断的事情,她一直都耿耿于怀。虽然她还有别的佩刀,但无论如何就是会感到愧疚与自责。

可是对方似乎没有察觉到冲田总司的慌乱,只是向她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早上好哦,冲田小姐已经睡了很久了呢。”
“是、是吗……啊、御主和审神者小姐……还有大和守君他——。啊!他、他!?”

突然想到大和守安定吃了一记Alter的宝具,恐怕情况不太好。冲田总司马上暴起想要冲出去却还没起来就被加州清光摁住。

“冷静点,安定那家伙没事噢,大家都好好的。”“可那是宝具啊宝具!是冲田我都不会的光炮啊!大和守君怎么可能没——”

“唔?在叫我么?”

看见突然探出身子来的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顿时安静下来,沉默着选择忘记刚才更加丢人的模样。

“——总之,大家没事真是太好了呢。那么,我睡了多久?哎呀果然还是因为当时魔力不足所以才陷入了睡眠状态呢…不过睡了一觉的感觉真好。”
“不久,一天而已。总之冲田小姐恢复精神真是太好了呢。我去通知主公和咕哒子小姐吧。”
“一天这么久……啊不用,我能动……噗哇!?”

“冲田小姐——!?”

突然病弱的冲田总司再起不能!






“噗哈哈哈哈哈哈。冲田汝还是一如既往地狼狈呢!”
“闭嘴,不然下次对着你的脸吐血哦。”
「嘛嘛~总之冲田小姐没有大碍真是太好了呢。…冲田总司Alter么,居然想提前杀掉咕哒子再改变历史啊,还真是大胆的想法呢。」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当初执念的产物……非常抱歉。”
“没关系的啦总司,况且Alter被打败了,我和星雨小姐也多亏了你才逃过一劫呢!”

咕哒子慌忙安抚冲田总司,她看向达芬奇试图转移话题

“那么,既然去暗堕本丸的方法行不通,还有什么办法吗?”

从暗堕本丸回来后,咕哒子就询问过达芬奇在她们进入暗堕本丸后迦勒底的情况。答案是完全联系不上,那边也有结界,比时之政府的还要坚固,至少在本丸里还能进行短暂通话,在那边完全不行,更不用说灵子转移。

“「嘛…暂时来说是没有的啦!咕哒子你也真是可怜呢总是被莫名其妙转移去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目前也只能继续待在这座本丸了哦?」”

“还真是没办法呀…况且还多了一个阿信,更加给审神者小姐添麻烦了呢。”“喂刽子手……”

“没关系的啦,况且有同龄的女孩子在也稍微不会很寂寞呢,作为这里的主公我是很欢迎咕哒子小姐的。不过咕哒子小姐一直不回去也不行……唔。”
星雨向咕哒子浅浅一笑,转眼间又开始低头沉思让咕哒子回到迦勒底的方式。

“——如果是这里的结界阻止了灵子转移,那还有别的地方是没有结界的吗?”
“欸?这个……有的。不过我想这个或许做不到……”
面对织田信长的发问,星雨虽然表示认可但她露出了无奈与苦恼的表情。
“——我们审神者,每隔一个月会有一次回到现世的机会去探望家人,但最近因为暗堕本丸和时间溯行军的原因,加强了防范,而咕哒子小姐是不属于时之政府的人员,被发现了的话肯定会被抓去审问吧……要混过去也很难哦。”

“……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被审问了。”
似乎是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咕哒子仿佛失去希望般瘫在冲田总司肩上。

“「结界……其实咕哒子,你有没有发现这次的联络时间比以往都长?」”
“欸?的确呢……”

“——啊,难道说,这里的结界其实并不是最大的阻碍,而是有别的因素在牵制御主!?”
“「没错~我就在想会不会是因为排除了冲田总司Alter,牵制因素减少了一个,所以今天的通讯很流畅……不过还只是猜测。就算是这样,还会有什么别的因素在呢?」”

“比如说坏人信?”“……怎么可能啊汝不要乱说呶!如果坏人信真的在那么早就把刽子手砍了吧!”

“——难道是时间溯行军和暗堕付丧神吗?毕竟在和那位冲田小姐战斗时…时间溯行军完全是站在她那一边的呢。”
“蛤?那样的话在下现在就动身把他们全砍……”“冷静点总司?!”

最后还是决定由达芬奇继续观察情况几天,咕哒子一伙人继续待在本丸。……不得不说这果然是意料之中的结局吧!?虽然不是痕讨厌但是还是有点糟糕啦!!
咕哒子无比期望她不在的时候迦勒底千万不要出什么骚动。

啊啊,分外地想念玛修和芙芙……

虽然偶尔任性地放松一下也不是坏事啦,只是觉得玛修她们在就更好了——

直到咕哒子听到「NobuNobu~」这样的声音,她沉重地认识到,果然还是要向星雨酱认错啊啊啊?!

评论 ( 5 )
热度 ( 49 )

© 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