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脑洞乱七八糟x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22)

希望这段会有趣
就不多说废话了,因为想说的已经说完了……!所以请下翻吧!一如既往地做好各种心理准备!!


























“Lolita——!?等等,等等,星雨原来你有这种衣服啊!居然是lo娘么!深藏不露深藏不露!”
“哼哼哼……况且还不少呢,我记得应该有几件适合两位……”
“富婆请抱抱我!”
咕哒子听到星雨的回答甚至流下了贫穷的泪水。


“等等为什么啦!老朽居然要穿那样的衣服吗!不是,老朽……呃,怎么说呢,总之就是老朽不适合!”
“对啊——冲田我是武士啊武士!”

“两位都是可爱的女孩子,没关系的啦?咕哒子小姐也想看看吧?”

咕哒子看着都不太情愿的信长和总司沉默片刻,举起了右手。

“以两条令咒下令,不许反抗。星雨快,把裙子拿来!”“好,交给我吧!”






“等等不要乱玩令咒啊啊啊!?!!!”





















“嗯嗯,不错不错,跟想象中的一样可爱。”“嗯嗯,不错呢……”

星雨和咕哒子上下打量着被强制换上Lolita系裙子的冲田总司和织田信长,不约而同地露出了非常赞赏的表情。

冲田总司换上的裙子是主要红色与黑色为主要色的半身格子裙,黑色金边外套里是蕾丝白衬衫,还有一件暗红色的披肩。她有些难为情地看着自己的黑色高跟鞋,似乎因为鞋跟太高感到有些不适,不过她没有显得很勉强。

而织田信长的是和风的Lolita,裙子主要是黑色为底色,红色边作装饰。布料上绣着精美的彼岸花,平日一直戴着的军帽被摘下,换上了同样是彼岸花的发饰,顺便咕哒子还给她编了两条三股辫,手上还拿着同样色系的折扇。

“有点难为情……不过还挺好看的,这就是现代的衣服啊。”“唔,怎么说呢……不算很讨厌。所以什么时候能换掉啊!”

“欸,当然是要穿一·整·天·呀?”“举双手赞成哟——”

计划通.jpg

“誒——好狡猾,明明是Nobu的错啦,早知道不说什么一起负责的话了。”

“说起来,为什么是挑了这两件呢?”

因为咕哒子看见星雨似乎是早有预谋的模样,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已经抱出两套裙子来给总司信长她们换上,就连搭配的配件都是早就准备好的样子。
不得不怀疑是早就有这个想法的可能性!呵,女人总是这样.jpg

“织田信长大人的话,就是单纯地觉得很适合,然后冲田总司小姐的话,是……以加州清光出阵服为原型制作的哦?”

“——欸?是故意的吧?!绝对!”
“嗯?这么大反应……啊,难道是因为冲田小姐不喜欢清光吗?”
“等等为什么这样问!?并不是这个原因啊,我怎么会不喜欢那孩子啊。只是、就是……就是感觉……我、我……唔,不知道怎么说……!”
“噗……咳咳。好了星雨酱,不要欺负总司了啦。反正总司超——喜欢加州先生,对吧。”

冲田总司顿时陷入慌乱,星雨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看着她组织语言,咕哒子也强忍着笑意,说着不要再捉弄冲田总司但自己还是在说,当然织田信长也没放过这个机会。

“喂你们啊——不要再说了啦!再开玩笑冲田我可是要生气了哦!”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啦。哎呀待会把大和守先生和加州先生叫过来吧?”
“等等啊啊啊!!!!?”

冲田总司恼羞地朝咕哒子她们尖叫。

女孩子真好.jpg










“失礼了主公,这是今天的远征报……告。”

这个时候远征归来的宗三左文字正巧走了进来,看见织田信长的瞬间,露出了些许不知所措的表情。

“啊,辛苦了哦,宗三。报告先放桌上吧。呐呐呐呐~对这身打扮没什么想说的吗?嗯?”

星雨把宗三左文字身子强行扳向织田信长面前使他正视对方,语气带着些许玩味地询问。

宗三左文字露出为难的表情,看着织田信长,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出真实想法就好啦?宗三先生在担心信生气吗?没关系的,信超好人的,还很可爱哦。”
“喂家臣,不要乱说话啊”

“啊……不愧是您。就算是这样的衣着也遮掩不住您的魔王气质呢。”
“哼,还挺有眼光的嘛,宗三左文字——是吧?”
“嗯,没错。——信长大人。”

此刻所有人都一语不发,只有咕哒子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的对话,虽然从语句上看似乎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总感觉有种奇怪的氛围……火药味?
大家都是面无表情,只有她看上去什么都不知道。咕哒子沉思,自己是不是知识面太狭窄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汝可以无视老朽,老朽也可以当作汝不存在。还是说——汝想向老朽挥剑反抗?”
“……当然不是,现在的我没有那样的必要。”
“哼…看来被调教得不错嘛。老朽还期待着汝朝老朽举刀,要对老朽宣告什么呢。”

织田信长仅仅在笑,却看不出她究竟在笑什么,又或者是说——想要知道什么、想要做什么。
不知道、不明白。

“……信,跟宗三先生关系不好吗?”
“谁知道呶,老朽怎么样都无所谓。毕竟嘛,老朽跟刽子手不一样,她的刀可是很亲近她呶。”

织田信长耸耸肩,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模样。
但是她看向宗三左文字的眼神,与宗三左文字看向她的眼神。

其中所包含的情感,是咕哒子无法解读出来的。
那是相似的、又完全不一样感情……?

不知道。
不明白。




但是


——明明很在意

但咕哒子还是没说出这样的话,只是看着织田信长和宗三左文字,一语不发。

评论 ( 1 )
热度 ( 53 )

© 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