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脑洞乱七八糟x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24)

脑洞枯竭……没有脑洞我就要死了x
这一篇大部分写的都是关于咕哒子的!所谓思乡之情(??)就是这样的吧…
其实是比较脆弱的咕哒子——这样的?

中考前最后一更(。)





嘛,话不多说,下翻咯↓





























“请、请轻一点信长大人!好痛…”
“蛤…啊,那还真是抱歉,感觉不太真实就稍微捏了下脸,手感不错。不过不动汝身上的酒味好重!究竟喝了多少酒!?”
“啊…对不起信长大人!”

咕哒子走到庭院里就看见织田信长使劲捏着不动行光的脸,就像在确认对方是不是人类,还顺手夺过他带着的酒。

看到这样的场面,咕哒子像松了口气般露出了微笑。至少信长能和自己的刀和睦相处,这就已经让她非常满足了。

……如果可以的话,也想让牛若丸她们也来本丸呢,就算是前主,大家都会高兴吧——

星雨在很久以前也对咕哒子说过这样的想法。所以咕哒子想着,有机会一定要让两方有因缘的刀剑与前主相见。


咕哒子继续在本丸里散步,偶尔会撞见几振刀剑,作礼貌性的打招呼,也会稍微寒暄几句。像往常一样度过着在这里的时间。





……。
但是,果然还是不行。


“……玛修。”
「是,前辈,我在。」

正巧现在轮到玛修值班,监视着咕哒子的情况是否出现异常。咕哒子站在了某个安静的、姑且不会有人过来的地方,缓缓地蹲下,抱住自己的腿,头埋进膝盖之间。

“……我很想你,很想迦勒底的各位,很想从者们…虽然在这里一点也不寂寞,但是……我好想大家在我身边。”
「我也、很想念前辈,很想在前辈身边。」

好悲伤、好悲伤。——明明没有悲伤的理由,明明不应该感到寂寞的,明明在这里很开心啊。

——但是玛修在就更好了、要是大家都在就好了。

她紧紧捏着袖子的一角,继续诉说着自己的孤独与寂寞。

“……我不知道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明明……明明在这里很开心……明明我很喜欢这里的各位……好讨厌,究竟是为什么我会被困在这个空间啊……!”
「对不起…前辈。」

玛修也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她非常想抱住自己的前辈,好好安抚她。可是她做不到,明明就在眼前,可是她们的距离却无比遥远
——明明她无比地想要待在咕哒子身边,和她一起分享喜悦亦或是悲伤。她也想和审神者星雨交朋友,想和本丸里的刀剑交朋友。
可是玛修无法奔赴咕哒子身边。
未知的危机实在是太多,限制住咕哒子回归的「因素」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异常事件」,现在的平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打破。

“现在、我现在好想玛修在我的身边,好想达芬奇亲在我的身边……”


“——好想医生那个大笨蛋…在我身边。”


即使冲田总司和织田信长在她的身边,她也这样想着。

这样的想法,在那座暗堕本丸时,面对冲田总司·Alter的时候、只能将一切交给冲田总司来拖延,什么都做不到只能逃跑的咕哒子,在那个时刻强烈地怀抱着这个想法。

她思念着自己信任的学妹玛修,她思念着万能之人达芬奇。——她思念着、曾经每次在她难受地想要哭出来的时候,柔声安慰她、请她吃蛋糕的那个笨蛋Dr.罗曼。

她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感到懊恼。

如果她也能做到什么就好了,如果她也能做好什么就好了——

咕哒子啜泣了好一会儿。





“对不起哦,让玛修为难了吧。啊、快帮我看看我的眼睛红不红!不然被星雨酱她们看见了就完了!”
「啊,没关系的!前辈看上去状态很好!」

咕哒子重振旗鼓地站了起来,用衣袖擦擦眼泪,看着玛修咧嘴绽放笑容。

“居然因为这样的理由失落,我果然还是不像样呢!嘛,肚子有点饿了,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吧。”
「好的前辈,快去吧,不要饿着了。」

玛修说着也拿过一杯咖啡放在嘴边抿了一小口。

“那边已经很晚了吗?玛修不要累着啦。”
「没关系,再过几小时就会换班了,迦勒底目前是一片祥和。」
“辛苦玛修了,待会要好好休息哦。”
“我知道了。”

确认过自己的状态没有异常后,咕哒子拍拍自己的脸,令自己打起精神后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啊,前辈。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玛修突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咕哒子。

「——让冲田小姐她们,跟本丸里的刀剑们,去斩杀时间溯行军,如何?」



“……欸?”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