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脑洞乱七八糟x

風の唄

如您所见这又是一篇摸鱼作……用来证明自己还活着(?)但是非常地乱七八糟也许意义不明所以不打tag了,发出来爽爽就好(?)
是听《風の唄》得到的灵感x这首歌非常地好听呢w顺手安利(。)






1.

“……是梦呢。”
“唔?梦?冲田小姐在说什么?”
“……啊!对不起!没什么,请忘记刚才我说的那些话吧。”

今天的冲田总司有些不对劲。怎么说呢,平日看到她都是非常精神的模样,即使上一秒刚因为病弱吐出血来,她也会笑着面对御主担忧的表情,拍着她的后背让她放下心来。藤丸立香仔细观察了一下,今天感觉她似乎有点忧愁,又突然说了句不明白意义的话语。藤丸立香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又不知道该怎么问。苦思冥想最后还是拜托了土方岁三去询问冲田总司。面对土方岁三和藤丸立香的目光,冲田总司一开始愣了愣,将发梢抚到耳后,语气平静地回答——
“嗯?……啊啊,我只是——好像梦见了以前的事情。”

只是——以前的事情吗?
明明能相信冲田总司不会说谎,她没有这个必要,但是藤丸立香总觉得她有点不对劲。

“只是以前的事情么,没什么事就最好。毕竟冲田你以前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总瞒着我和近藤。”
“那个时候只是不想你们担心我啦!!土方先生突然婆婆妈妈的到底怎么了啦,难道是想起以前姐姐拜托你照顾我的事情切换成老妈子模式了?”

短暂玩闹后,冲田总司的目光放回自己桌上的团子与茶,突然轻轻地、说了一个谁也没有听到、大概谁也没有听说过的名字——

“加州…”

2.

头很痛。
就像是被强行塞进了什么东西,脑海中突然就浮现了那些奇怪的记忆。既亲切、却又陌生,但非常清楚的是——那是属于「自己」的记忆。
……不,明明是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不对、等等,这究竟是——
那本该——是自己的记忆。

混乱、迷茫。
这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一瞬间让冲田总司陷入了恐慌。冷静下来仔细梳理突然出现的记忆,又似乎明白了什么。
究竟是否属于自己,冲田总司还不能断定。但能确定的是那是本不该被记录的记忆,却不知为何出现在她脑中。……不过姑且当作就是她的记忆、也没什么问题吧。

……不明白、无法理解。
明明完全可以忽视,但心里酸酸的、回过神来,冲田总司察觉到自己流泪了——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感到悲伤。
究竟是在为自己感到悲伤、还是为「那个人」感到悲伤?
不对、不对,真的是悲伤吗?

——啊啊、究竟在干什么啊。

啊啊,对了——愿望、传递到了吗?

3.

“……啊,是你啊。来看望我吗,谢谢你。没办法呢,这具身躯已经不允许我挥剑了呢,一开始就应该听话躺着啊,不过不行呢。嘛,大概不听话就是这么一个下场啦。……啊、对不起,不应该对你说这些的。我没事啦,躺几天就能恢复的。不骗你啦。你有着你自己的使命,不必顾虑太多、努力完成便是了,不要让一些无用的东西拌住了你前行的步伐。……咦,真奇怪,总感觉我对谁说过同样的话。啊、没事,有时候总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让你感到困扰了吧?”

卧病在床的少女苍白的脸上透着病弱,却还在勉强自己对着看望自己的少年挤出笑容,安慰他不必为自己的病感到难过。

“或许很快,我就会永远睡着了吧。真遗憾呐…明明还有好多想要做的事情呢。……啊,不是。我没有想着要让谁替我完成未了的心愿啦,我……没有那样的东西。因为我的心愿不由我自己完成是不行的呢。”

4.

少女、握住了那个本不该出现在此地、本不该出现在这个时间、这个时代的少年的手。——虽然当时的她并不知道这个事实。

“——对不起、对不起。”
她在道歉。
“……明明、明明不想这样做的,明明不想对你说的。对不起、对不起,本来不想让我牵绊你的……”
她或许在忏悔吧。

“请替我……替我去看一看、那些我已经没办法去看的景色,可以吗……?”

在他离开之前、代替她去目睹那些她本该可以看到的景色。
她信任这个少年,她亲近这个少年。
明明没有依据,她却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无比坚信着「决不能让自己阻碍这个人前进」,或许就是在初次见面的那天就已经有那样奇怪的想法了。
自己这样的愿望,告诉了他——啊啊,太糟糕了,明明不应该这样做的,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愿望——

“……我能给你的、什么都没有。但是如果这双手、这双已经无法挥剑的、空无一物的手,能成为你前进的助力就好了。所以……”

5.

「所以——活下去。」

或许除了剑术,她什么也不能给予那个人。

「活下去、变成你该成为的模样。」

她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但她依旧想要传递这个愿望、这份心情。
这似乎不是第一次拥有这样的想法,但想不起来究竟什么时候对另一个人有过这样的愿望。
但是,现在,她紧紧地握住了面前的人的手——

6.

他知道很快、那个人就会因为肺痨死去。
即便如此她也微笑着、对他说“过几天见”并目送他离去。
一定不会再见面了吧——

指尖还残存着那个人的温度。
那样苍白的笑颜,或许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吧。

「活下去,在我看不见的未来。」
她对自己诉说了这样的愿望。

「你在说什么啊——被爱也好、不被爱也好。去成为你想要成为的那种人就好了吧?为什么要在意过去啊,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吧。」
她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与冲田总司相处的日子,似乎只是短暂的一瞬,就已经迎来了终结。明明还想……继续陪伴在她身边。
但是——不行啊,她会生气的。
他必须抬起头,无论如何都要坚定地向前走。

7.

……总有一天会再见面吧。
真奇怪啊,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啊啊,会再见面的呢,或许在梦里,又或者——在不远的未来。”

所以直到迎来终结的尽头时,都请不要放手。——因为总有一天会再次相遇吧?

“总司——要去修炼场了哟。”
“好的,这就来!”

8.

或许「我们」被某个人选择遗忘
但决不会感到悲伤与埋怨——

「凋零」是「我们」终将迎来的宿命
但倘若「我们」的手能够推动谁前进,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啊。

“因为已经没办法前进了啊,已经没办法挥剑了啊。但是你、你们啊——还有需要守护的东西、还拥有着未来。所以——”

忘记也好、忽略也罢。
总之,请抬起头、向前走吧。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 Powered by LOFTER